【專訪】把指揮棒變成音樂色彩的調色筆—知名留法音樂家王子承

 
2017-11-14 01:19 PM  
 作者:李靜芳 
 瀏覽次數:4772 

特約記者李靜芳/報導

法國是個多元藝術匯集之都,王子承留學法國五年,幾經建築與繪畫等多元藝術的浸染,拉動古典與爵士交融的小提琴弦,即興創作的開放心情,讓他把指揮棒變成一支音樂的調色筆,在每場演出時空下揮灑色彩,場場都與觀眾交織出不一樣的色彩變化。

 

王子承的指揮擁有豐富細膩且獨立性質的音樂表現

音樂浩瀚之海中的浪漫與狂野

學音樂是條漫長也艱辛的路,也是可以給予心靈豐足的人生課題,王子承從幼稚園就接觸小提琴,一路在音樂路上摸索,台灣國立台北藝術大學畢業,1996年考入巴黎國立馬爾梅森音樂院,1998年獲C.N.R小提琴文憑,同年進入國立第戎音樂院,參加國立第戎音樂院指揮大賽,獲評審第一獎,當時被讚譽「是個同時擁有豐富細膩且獨立性質的音樂表現,這種迷人的特質將其極富情感的樂線表露無遺。」

並且連續兩年於巴黎師範學院音樂廳(著名的Sall Corto廳)應邀指揮其現代高階段作曲組考試,獲選第一獎並頒發獎學金。期間跟隨法國指揮大師貝侯教授Jean-SebastienBEREAU學習(貝侯為國立巴黎音樂院C.N.S.M的教授,是梅湘的嫡傳弟子,貝侯曾於1999~2001年應邀訪華指揮國立台灣交響樂團)。曾與法國著名爵士小提琴家Didier LOCKWOOD同台。

也就是說,王子承赴法深造,取得法國國立第戎音樂院指揮金牌獎(指揮家文憑),法國國立馬爾梅森音樂院小提琴演奏家文憑。而爵士小提琴的研究則讓王子承現在的演奏產生較大的風格變化。

註: 梅湘Olivier Eugène Prosper Charles Messiaen,是法國著名作曲家、風琴。

從基礎夾琴、握弓確實執行上行弓或下行弓,每個弓走個四拍慢拍或走十六分之一快拍,掌控小提琴流暢度的基本功是最辛苦,也是最需要扎實訓練的,此時磨練的是身心耐受度與協調性。王子承提到學習音樂心路歷程,他說,古典樂曲裡對控制快慢與強度節奏有嚴謹的要求,而爵士小提琴則有即興演出空間,讓他音樂有了脫韁奔放的慾望,音樂的掌控從浪漫到狂野,他很開心能體會到音樂浩瀚的變化與組合。

厲害的說書人能帶領聽眾彷如身入其境;小提琴演奏者或是樂團的指揮如何把聽眾帶入樂曲的時空裡?台上小提琴演奏者哪一個是王子承呢?看過他演奏的人應該很容易辨識。
看哪!他在樂曲的強弱表現之際,身體自然地下蹲起身、前傾後拉的律動。
是啊!他的音樂讓人看到畫面!
 

把指揮棒變成音樂色彩的調色筆,舞台上下的人一起作畫吧!

王子承這樣形容自己的演出風格,不管是面對一、兩個人的場面或是上千人的大巨蛋舞台,演奏或指揮的用心度都一樣的專注,只要觀眾和他共同在同一個頻道上,在這個場域裡,他想帶領觀眾看見音樂裡的色彩,牽起觀眾的手一起把手中的顏料揮灑出去,顏色漫流後,在每個人心中呈現出來的畫面都不一樣,但我們在同一個時空裡作畫。

這就是我們看到王子承在台上演出時每一分秒的認真與專注。

孩子一起學音樂,知音不必他鄉遇

許多知名的公眾人物以低調保守的方式愛家、愛家人,王子承也是如此,不過,王子承親切地透露,他很重視家庭生活,陪伴家人並且能與家人在音樂方面有交流,隨時都有遇知音的喜悅。
學音樂辛苦的路他走過,樂意讓兩個孩子也走一回,因為他認為音樂能讓心靈茁壯,所以更加鼓勵孩子學習。他說,人生免不了會遇到挫折,音樂很特別的地方就是在遇到挫折時,聆聽樂曲或自娛彈奏就產生陪伴與療癒的效果,相信孩子能在學音樂的路上也學會堅強並茁壯心靈,他沒有給孩子什麼壓力,他笑著說,人生要學的事項太多,孩子如果願意在音樂方面下功夫,其他課業成果無需太強求。
 

露天開放式的演出,王子承的小提琴演出登場就是抓得住觀眾的注意。

現在,王子承較專注於夢蓮花文化藝術基金會交響樂團指揮工作,也提攜許多想要學習小提琴的後輩,在幾所大學院校指導小提琴與指揮專長,隨著幾個音樂專輯的製作完成,多了音樂製作人的身分。他強調,夢蓮花文化藝術基金會希望以各種文化藝術的創作與演出,傳遞佛法溫暖而良善的內涵,文辭能表現出意思,音律能表現出情感,讓交響樂與美聲合唱凝結讚頌曲目原創的音符與詞意是他現在的使命。  

李靜芳

聯絡我們 | 常見問題 | 著作權 | 隱私權政策 | 關於我們

jjnews 跳跳新聞網 ©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