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廢墟中找故事》殘骸堆也能蹦飛出飛鳥

 
2018-03-05 01:59 PM  
 作者:編輯中心 
 瀏覽次數:2382 

作者 蔡雅萍

建築有三段生命過程,一是空間的藝術、二是人類的居所,前兩者並無固定先後順序,很久之後,有些房屋被夷為平地、被改建,有些留了下來,卻不像古蹟有保存價值而被修復妥善留存,經過歲月更迭與自然叢草的腐蝕,漸積滿了塵,日益陳舊殘破,幻化為另一張容顏,造就了廢墟的誕生。

關於廢墟給人的印象,有些人描述是幽暗陰森,讓人卻步,有人則認為在灰暗中撲朔迷離的它很迷人,來自高雄的七井是一位以攝影和繪畫並用的藝文創作者,以圖像記憶與思想的連結,構成一幅幅情緒氛圍濃烈的作品。

她說自幼有時便會推著載滿沉甸甸,壓扁疊好的廢紙箱與生鏽鐵桿的回收車到回收場賣錢,當時隔壁有座垃圾掩埋場,眼球接觸這些將被銷毀埋葬的廢棄物景象是司空見慣,有次,忽然靈機一動,以不起眼的垃圾為主角並拍攝下來,後來垃圾場不在了,變成一座公園,而自己已用影像記錄它的前生。

七井老家附近有座工業區,本以為除了煉油廠,及大大小小的煙囪每天會冒出廢氣,便無其他特別突出之處,直到有天騎車經過時,發現工業區旁居然有座森林,走進森林中裏頭有間久無人居的鐵皮屋,周圍的藤蔓布滿屋頂,生鏽的水龍頭頭蓋早被酒紅暈染覆蓋,然而儘管房屋荒廢已久,周圍的小生態依然生生不息,不僅是頑強生命力的展現,也是一種堅韌的美。

在高雄旗山某座廢棄的三合院,她表示自己可以坐在原地盯著一塊紅磚屋瓦一整個下午,七井認為安靜觀察的眼神很有魔力,而細節是值得細細品味的精髓,透過在鏡頭下的故事,每一刻的紀錄,都是獨一無二的定格。經過一番籌畫安排,七井展開一場全臺生態拜訪之旅的計畫,她表示在領略臺灣各地廢墟不凡之處的同時,自己也在一路尋覓新方向。

 

【這世界從來不缺美麗,而美麗也從來不該被侷限在制式化的輪廓】

『與其說我發現廢墟的美,不如說它其實一直在那裏,可能在邊陲地帶擱著,直到我尋找、看見了它。』七井這麼說著。

【在廢墟中,植物也是吸引人的角色】
平時攝影拍攝人像時,植物通常為襯托人物的輔助與背景,而在這場計畫中,她多以植物或廢墟為主角,平地的植物園是方便取景之處,但更多的是四處跋山涉水到每一塊熟悉卻又未知的寸土進行拍攝,為此嘗試過幾次原始攀岩、溯過冰冷並激烈的溪流、在迷茫的霧氣中徘徊、克服氣候的任性,沿途要小心不被碎石劃傷與蚊蟲,當地也會有原生的蝙蝠蛇隻等大小生物,往往在經歷一番曲折抵達後,常感到很有成就感。

在廢墟中,即使從腐壞窗口照射進來的陽光,也很有溫度,比窗明几淨更添了點不同,而最讓七井感到熟悉且親切的,那便是擁有如此富饒生態資源的地方,是在自己的故鄉,臺灣。

七井提到身邊朋友很多也有著特別鍾愛的事物,有瘋狂抑或含蓄,應該說每一個人的人生就像一面面鏡子,各個能照出不同的樣子。

【廢墟中隱藏很多故事,殘骸堆也能蹦飛出飛鳥】

辛苦是一縷輕煙,而美麗會留下,為尋找或看見更多奇蹟,她至今仍在持續創作的路上。她比喻迷戀一件事,就像認識一個人,是從真實的互動,實際地去了解他,愛上一件事,宛如幸福的致癌,因為去了解,變得溫柔。

 

編輯中心

聯絡我們 | 常見問題 | 著作權 | 隱私權政策 | 關於我們

jjnews 跳跳新聞網 ©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